您现在所在的位置是: 主页 > 眼球 >

我做直播招聘一年送3200人进厂

发布日期:2022-05-14 16:4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老头伪装成少妇进女浴池 称为“饱点眼福”(图)· 传说之下(UNDERTALE MOBILE),内蒙古包头小伙后小朋曾被一则“高薪诚聘”的网络广告吸引,奔赴2500公里外的深圳打工,到了才发现实际情况和广告描述得完全不同。随后他又听信中介,来到江苏常州的一座工厂打工,却再次受骗。

  为工作发愁的后小朋,偶然在刷快手时刷到了正在直播招工的刘超。一番直播间连线后,两人有了更深的了解和信任,刘超安排员工把后小朋接了过来,安排免费住宿,待到春节后再帮他找工作。

  刘超做直播两年,重点做江苏及其周边地区的蓝领招聘,已经积累了62.4万粉丝。在成为小有名气的蓝领招聘主播之前,刘超做过线下服装生意,疫情开始后转向直播带货,却由于备货、价格等难题迟迟未有起色。

  2020年4月,刘超偶然得到机会,通过短视频帮一家口罩厂招工,最终200多人入职。这次经历促使他转向人力资源行业,一番探索后最终选定直播招聘。

  刘超告诉字母榜(ID: wujicaijing),其团队过去一年介绍了3200多人进厂打工,合作方不乏中航锂电、宁德时代、理想汽车、小牛电动等知名科技公司,应聘者则主要来自东三省、河南、河北、山东、陕甘宁、云贵川等劳动力输出大省。

  目前,在短视频平台上,类似刘超这样的蓝领招聘主播正在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,并逐步积累了一批忠实拥趸。

  例如,“松哥正能量”主要面向农民工群体,擅长解答这一人群的各类求职和工作难题,并通过解答评论区提问、现场连麦等方式与观众互动,粉丝量接近60万。

  “安联泡泡”是圈子里少有的颜值女主播,其内容策略和刘超等人迥异,主要通过拍摄工厂场景的趣味短视频,吸引用户注意力,并引导至报名招工环节,同样受到许多用户的喜爱。

  尽管表现形式各异、效果参差不齐,但招聘主播的日益活跃,折射出短视频平台上旺盛的蓝领求职需求,促使平台加快动作,提供更好用的运营工具。

  1月26日,快手部分直播间上线“快招工”入口,嵌入在直播间右下角,应聘者无需填写简历,只需留下电话号码即可报名,企业在审核后将与之联络跟进。

  快手内部人士透露,快招工已酝酿半年,期间经历多次用户调研和产品迭代,才打磨到目前状态。“平台做这件事的着力点是满足蓝领用户的需求,希望改善他们找工作的体验。”

  先让整个模式跑起来、把盘子做大,同样是刘超等蓝领招聘主播的态度。“当前最重要的是做‘劳务行业的一股清流’,帮更多人找到工作。”

  目前,我国劳动人口约为6亿,其中第二和第三产业蓝领约为4.3亿,主要分布在制造、建筑和服务等行业。

  与办公室白领相比,蓝领人口基数更大,牵涉到的家庭更多,所从事的工作也是整个社会的运转基石。不过,蓝领找工作,“踩坑”的几率要比大学生和白领大得多。

  一方面,蓝领人群的换工作频率很高,求职的刚需和迫切性更加凸显,为不良中介借机牟利提供了空间;另一方面,蓝领找工作常常依靠老乡、朋友之类的熟人介绍,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容易遭受蒙蔽和损失。

  直播招聘恰好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这些痛点。它能够提高交流效率、消除信息壁垒,让求职者更直观地了解工作环境;而主播受到平台约束和公众监督,也增添了自身的可信度。

  后小朋的经历,展现了直播招聘的优势。但这并不意味着直播招聘门槛很低;想要跑通模式、成为赛道头部玩家,仍然需要耐心打磨和沉淀,以及一点点运气。

  “最开始接触人力资源的时候,我有十七八万粉丝,还是有一定基础的。但那时直播间里最多二三十个人,没什么人看。”刘超说。

  冷启动阶段难以获得用户关注,是蓝领招聘主播的一大难题。他们大量拍摄短视频,希望通过产出爆款来拉高直播间的人气。

  开始做直播招聘的近一年里,刘超和团队辗转河北、山西、贵州、河南等地,把打工人日常生活编排成剧本,拍摄正能量短视频招工,但效果平平。直到2020年12月,终于有一条短视频“爆”了,播放量接近1500万,这才把整块业务带动起来,直播间在线人数升至五六百人。

  另一位蓝领招聘主播“松哥正能量”同样经历了长时间的积累。他在2020年4月发出首个短视频,不到两年发布842条作品,积累了近60万粉丝,单条视频点赞量从一两百提升至数万,单场直播观看量也升至数万次。

  如何说服屏幕另一侧的陌生人报名,同样是一门学问。“首先就是要真实,否则人家也不会选择你,成交率会很低。”刘超说。

  同时,主播必须对蓝领就业市场非常熟悉,在观众提问后能够侃侃而谈。这需要主播广泛了解不同工厂的工作内容,包括负责哪些事情、是否站立工作、穿不穿防尘服、一周休息几天等;也要对蓝领群体的一些特征有所洞察,比如不识字、不认识英文字母、年龄偏大、有纹身等,并判断是否会影响应聘。

  尤为关键的是,主播需要熟知不同工种的薪酬区间,以此判断能否满足应聘者的期望。工资发放时间、是否需要入职体检、临时工还是正式工、有无晋升空间、能否解决夫妻住宿等,也都是主播们需要准确掌握的信息。

  “一定要有专业性,否则肯定做不好。”刘超说,“比如看到CNC(数控机床),如果你能把一整套生产工艺告诉他们,这就叫专业。”

  每年春节前后是蓝领工人的密集离职期。用工企业和劳务公司在更大的招工压力下,对于直播招聘的兴趣明显提高。

  人力资源行业人士表示,许多工人在结算工资、返乡过年后,不再回到原岗位复工,导致工厂无人可用、产能下降。近两年的疫情更是加重了这一趋势。在这种情况下,加大招聘力度、尽快补上用工缺口,成为制造业企业的一项重要工作。

  位于山东青岛的琴岛智造是一家人力资源服务公司,主要向海尔、海信等家电厂商输送劳动力,每年提供上万个就业岗位。今年1月,琴岛智造等十多家劳务公司与快手展开对接,为明年的招工需求提前做准备。

  上述人士认为,传统劳务公司面临挑战,需要找到更高效触达年轻人的渠道,同时更加直观地展现工厂工作与生活,消除年轻人进厂打工的顾虑。直播、短视频等形式有助于实现这一目的。

  员工流动性大、新员工闪进闪出,是困扰国内制造业的长期难题。前程无忧此前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,2020年中国制造业离职率高达17.8%,远超其余所有行业。

  工厂留不住人的原因很多,比如许多行业存在订单淡旺季,用工方会主动调节人员数量;蓝领工人由于收入普遍较低,大都没有在城市买房定居的计划,在外打工只是为了攒一笔钱后回乡发展,也就很难对某一家公司形成依赖。

  不过,招聘环节被虚假或夸大宣传所迷惑,入职后发现“货不对板”,已经成为蓝领离职的重要因素。

  相比之下,蓝领招聘主播为了提高直播间的转化效果,会通过实拍照片、现场视频等方式展现工作环境,尽可能营造真实感,从而建立信任。

  短视频平台也在发挥作用。知情人士透露,主播开设招聘直播间,须经过较为严格的身份和资质审核,同时也需要接受平台管理员和受众的实时监督。假如主播故意误导应聘者,事后很容易被追究责任,无法像线下中介那样一跑了之。

  此外,主播们也在尝试提供额外福利,尽可能多地留住工人。例如“补差价”,如果工厂开出的薪酬低于直播间的预估,主播会自掏腰包补齐;以及驻厂代表,帮助工人解决水电费之类的琐碎问题。

  “我们帮工厂招来的人,上个月的留职率达到了95%,这在劳务行业已经很高,行业惯例做到40~50%就很优秀了。”刘超说。

  目前,国内蓝领招聘效率偏低,劳动者和用工方都期待变革。基于短视频平台的直播招聘有机会推动这一过程。

  我国拥有4亿多蓝领,但招聘方式较为落后,仍然以传统线下招工为主要途径。中介代理机构在拿到工厂的委托后,经过层层分包,最终由农村基层代理把人招上来,输送到工厂。

  在互联网并不发达的年代,通过多层代理招工,能够让信息和需求直接触达农民工群体,其存在具有合理性;但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,以及新一代打工人的成长,蓝领招聘渐渐将主阵地转移到线上。

  但无论是招聘网站,还是近年来兴起的找工作APP,他们的重心都是互联网领域的白领人群。这一人群的平均收入更高,能够给平台带来更高的佣金收入;而蓝领工人很少成为关注重点。

  此外,网络招聘蓝领工人,突出问题之一是放宽标准、夸大薪酬,以换取更多求职者的报名,从用工方赚取更高代理费用。

  有知乎用户透露,国内蓝领招聘多采取“入职即结算”模式,每招到一个人,用工方平均需要付出1000元中介费。此外,工人流失率居高不下,导致招人成本进一步攀升。

  久而久之,工厂招人难,工人却找不到称心的工作,成为蓝领招聘亟待解决的难题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一些互联网公司和主播投身这一赛道,试图借助专业知识和社交信任,改变中间人的功能,逐步改变蓝领招聘的陈旧玩法。

  早在2020年2月,58同城就曾启动直播招聘。2021年3月,快手服务号邀请制造业、家政、餐饮等行业的头部商家入驻,连续5天举办直播招聘专场,其中骑手专场吸引了近4000人报名。此外,拉勾、TikTok等也曾试水这一领域。

  与此同时,越来越多的主播开始涉足蓝领招聘,快手则是最主要的平台。除了下沉市场的用户体量更大外,快手的信任文化也更有利于拉近主播与观众的距离,提供招聘所必须的天然信任感。

  不过,与传统招聘网站相比,快手虽然不缺流量,但在招聘领域属于新手。如何让流程跑得更顺,让应聘者和用工方得到更高效的匹配,是快手下一步需要解决的难题。

  对于主播而言,他们更多考虑的是如何规模化。在有了初步用户基础、积攒了一批企业客户后,蓝领招聘主播正在试图效仿带货板块,向MCN机构转型。

  刘超计划今年再多开几个直播间,培养一些优秀的员工,将团队规模扩充一倍。但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

  “目前我们孵化了两个主播,我也极力帮他们站台。但来到直播间的人很少,他们还没能让别人通过屏幕产生信任。”刘超说,

  这也反映出,第一波蓝领招聘主播在红了之后,对于如何复制自身的成功,尚未形成完整的方法论。与发展更成熟的秀场、游戏、带货等板块相比,蓝领招聘直播刚刚起步,仍然有较长的路要走。

  蓝领找工作,处处是坑。内蒙古包头小伙后小朋曾被一则“高薪诚聘”的网络广告吸引,奔赴2500公里外的深...

  美实施“禁令”后,国际咨询机构最新发布:华为2022年品牌价值排名升至全球前10!1月26日,英国品牌估值...

  作者秦章勇编辑王妍继起诉车顶维权女车主之后,特斯拉的法务部又上线了。近日,特斯拉方面表示已正式...

  来源品玩(ID:pinwancool)作者|ByArsT“明明路上没车,导航非要告诉我道路拥堵,像见鬼了一样,要是...

  微软回应Windows10更新失败。1月29日消息,针对日前用户反映的Windows10更新频频失败情况,微软工程师大...

  “长租公寓第一股”走向了末路。文 张霏编辑 李信历经高管集体离职、租金贷风波、亏损扩大等一系列事...

  在同程生活、食享会相继破产短短半年后,社区团购“老三团”的另一位成员十荟团也悄然倒下。“全关了,...

  三言财经1月29日消息,今日,很多字节跳动员工在社交平台上分享了自己收到公司发的春节红包。据了解,字...

  十四年前,在靠木屑和雨水坚持36天之后,借助一张从废墟中直视镜头的照片,一只猪登上了各大媒体首页,...

  财经天下周刊(ID:cjtxzk)文|陈米粒编辑|杨洁今年的春节档,汇聚了八部新电影互相争抢票房。而在灯塔...